“竟然真是这样,倒是不出我所料。”冉秋念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护卫这么理直气壮的模样,一点儿也不怕搜身,必然是身上没有藏东西,祖母的箱子里什么都没少,也是在冉秋念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一定要相信奴婢,奴婢绝对没有看错,那护卫确实是在偷翻老夫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生怕冉秋念怀疑自己刚才的判断,银杏急忙解释起来,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又是着急又是不解。

    护卫翻箱倒柜的行为自然是板上钉钉 逃不掉的,这一点冉秋念是相信银杏的,所以她便不假思索的温声安慰了起来: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件事情实在蹊跷,没丢东西是万幸,多亏银杏姐姐发现及时,这事儿我晚些时候必然要和祖母说的,也让她日后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把银杏安抚住之后,冉秋念对萧殷使了个眼色,他们二人从库房离开,回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“怎么?念儿是已经有了什么猜测吗?”

    走到将军府内,远离了冉宅的下人,萧殷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冉秋念摇摇头:“不是猜测,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,不论柳云瑶还是齐若云,他们既然什么也没有拿走,只说明他们还未找到想要的东西,迟早还会再次下手,我有些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为今之计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敌在暗我在明,他们唯有提起警戒心,多加防备。

    “我得尽快把这件事情告诉祖母,我们或许不知道祖母那儿有什么吸引了柳云瑶和齐若云的东西,但是没准儿祖母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思索再三,转头对着萧殷说道,萧殷颔首附和:“你说的不错,这件事情得先告诉祖母。齐若云那边,我再派人前去探查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开,各自去办自己的事,冉秋念也来到了祖母和舅婆所在的院子,抬手招来一个守在门边的婢女,低声问道:

    “祖母和舅婆可醒了?”

    “回表小姐的话,方才刚起身,正在屋里洗漱。”

    婢女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得了满意的答复,冉秋念便请她进去为自己通报一声,想要与祖母当面说清楚刚才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可是念儿来了?”没想到老人家耳力不错,已经听到了院子外面的动静,扬声问道,“快些进来吧,外头风大,别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一听,脸上便带了笑意,这倒也好,省去了通传的功夫,她直接抬脚走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什么时候来找我们也要请人通报了,没得一家子生分了,下回再来,只管直接进来,我看谁敢拦你。”

    舅婆笑呵呵的说道,招手将冉秋念拉到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念儿怎么这会儿想着过来了,可是有什么事儿不成?”

    还是祖母最了解冉秋念,知道她们在这儿午休,以冉秋念的性子,不可能会这个时候贸然过来打搅,必然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已经摆平了,就是事关祖母,得和您知会一声才行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坐在舅婆手边,探头和祖母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还牵扯到你祖母了?”舅婆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冉秋念斟酌再三,想着也没什么需要避讳舅婆的,便直说了柳云瑶带人偷翻祖母箱子的事儿:

    “银杏姐姐查过了,什么也没丢,这倒是万幸,只是祖母若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可得小心收好,我担心柳云瑶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真要让他们得手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熟料冉秋念的话刚说完,祖母脸色就微微一变,显然是知道柳云瑶他们想要找的东西是什么,在听到冉秋念说他们一无所获之后,并未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祖母只是淡淡说道:“我哪有什么能被觊觎的宝物,兴许真是那护卫见财起意,只是发现的早,还没来得及偷藏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冉秋念有些纠结,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确实不是小事,今日没出事也便罢了,妹妹日后还是要在身边多安排人手,身边得用的人可还够?不行的话,我就从将军府调几个人过去帮衬着些。”

    祖母看样子没当回事儿,可舅婆却上了心,放下冉秋念的手,转而拉起了祖母的,颇有些不放心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哪儿的人还够用,放心吧大嫂,若是人手不够,我肯定会来将军府开口的,不会和你们客气。”

    祖母笑笑,婉拒了舅婆的提议。

    这话说完,她像是忽然想起来一般,转而对着冉秋念问道:“念儿,我送你的那块白玉牌,可有日日戴着?”

    冉秋念闻言,也没有多想,从脖子上取下那枚白玉牌,递到了祖母手上:“祖母送的东西,日日都带着呢,不敢离身。”

    那玉被冉秋念日日贴身带着,已经孕养出了几分温润/之色,看上去通透极了,舅婆看了也甚是喜欢。

    “这玉牌成色倒是极好,看上去可有些年头了吧?我听说这样的玉最是养人,念儿可要日日贴身戴着。”

    听上去,舅婆像是从没有见过这块玉佩一样,可是冉秋念却听萧殷告诉过她,这东西是祖母送给自己的生辰礼物,是传家之物,从她太祖母手上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舅婆不该没见过这东西的。

    冉秋念只是这样想着,面上却并没有表露出来,思忖着兴许是这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波折,纵然感到奇怪,却也不曾问出声来。

    祖母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冉秋念,把这玉佩还了回去:“这可是祖母特意求了大师开过光的,能够保平安驱邪病的,念儿一定要贴身戴好,就算是沐浴就寝的时候也不能摘下来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冉秋念点点头,把玉佩重新戴回脖子上,藏进衣服底下:“我记住了,祖母放心,念儿定不会辜负祖母的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什么事儿,你就先回去吧,我与你舅婆还有好些话要说呢,晚上也不回冉宅了,帮我知会一声,让银杏忙完了府里的事,早些回来服侍我,没有那丫头在身边,还真有些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祖母含笑看着冉秋念,叮嘱两句后,便“赶”了人。

    也到了该喝药的时辰了,冉秋念看了看天色,从祖母那里出来后,便抬脚往自己的屋子走,走出去几步之后,就看到管家拿着一张帖子走在园子里。

    “何叔,这是要去找谁啊?怎么,京中谁家又要办什么宴会了?”

    冉秋念好笑的打趣道,这样的帖子将军府上下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能推则推,没什么兴致去的,就是劳烦了管家何叔,每每都要跑上跑下的打点。

    不过,若只是普通的帖子,何叔自己就能做主处理了,这般需要他亲自跑一趟的,也就只有京里那几家显贵或是和将军府关系亲近的几家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冉秋念正问到了点子上,何叔一看到冉秋念,便直接向她走了过来:“小姐这回可猜错了,这帖子不是给别人的,正是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?谁会给我下帖子?”

    冉秋念有些惊讶,接过何叔递来的帖子翻开一看,就见落款处写着柳云瑶三个字,背后还印着国公府的纹饰。

    “柳云瑶邀我去参加她办的那什么诗会?还用了国公府的请帖,这是什么意思,拿国公府来压我吗?”

    冉秋念皱起眉头,对柳云瑶那点儿残存的好感也在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中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她合上帖子,真想就这样撂下,但在她扔下帖子的那一刻,脑子里忽然浮现了之前与萧殷在冉宅库房说的那番话,想到冯家、冉玉儿和偷翻祖母库房箱子的国公府护卫,她又改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这柳云瑶又想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那张帖子,柳云瑶、齐若云还有国公府,他们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,不亲自会一会,怎能知道?

    “小姐,您这是准备应下这张帖子?”何叔有些意外,本以为冉秋念会像前几次那样称病回绝,他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善后,谁知她竟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帮我回了柳云瑶,就说我那天必定会准时赴宴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把帖子收好,嘱咐完何叔后,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另一边,收到了冉秋念回复的柳云瑶也把消息传给了安琪珞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办成齐若云交代的事,齐若云对她的态度便一下子冷淡了下来,这让柳云瑶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,只能把满腔的怨恨都算在了冉秋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确定冉秋念那天一定会来吗?”

    安琪珞扬着下巴颇有几分盛气凌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放心,冉秋念那天一定会来的,只要她踏进了诗会的大门,就等着名誉扫地吧,无论如何,一定会让您出了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柳云瑶尽管心里快要恨死了,却还是一副为安琪珞着想的体贴模样,安琪珞不屑的瞥了她一眼:

    “别嘴上说的好听,想要冉秋念倒霉的,可不止我,别说的好像你就有多么无辜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说的是。”柳云瑶暗自咬牙,等到除了冉秋念之后,下一个就是你安琪珞。

    安琪珞轻嗤一声,转身走了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 花式养成权臣大佬最新章节书目,按(键盘左键) 返回上一章, 按 (键盘右键)→ 进入下一章。

手机上阅读花式养成权臣大佬:http://m.feishuwx.com/huashiyangchengquanchendalao/

您的支持,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。小说阅读网,无弹窗小说网,小说免费阅读,TXT免费阅读,无需注册,无需积分!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,就送书架!小说迷必备工具!
推荐阅读: 家父汉高祖 热血红军 封侯 男欢女爱 平安传 风流公务员 军婚晚成 碧血剑之日月丽天 国战1915 柯南之壕
花式养成权臣大佬最新章节第222章 解围